清逸文学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清逸文学 > 西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无可奉告
西厂

《西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四十五章 无可奉告

(PS:中国一寸都不让,一点都不能少!)
    汪直冷冷扫了他一眼,语气微冷道:“最近可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人,特别还是从怀河打捞上来的人,有嘛?”

    邓闲的脑袋嗡的一下,不由想起了老师给他的信件,他原本对于那个所谓的大人物并不感兴趣。

    虽然朝廷一直封锁着雨化田失踪的消息,西厂也放出雨化田还在闭关疗伤的消息,可民间已隐约有了传言,说雨化田坠河失踪了...

    等闲也早就对那些传言有所耳闻,可他并不想卷入这些风波里面去,他一个小小的县令,一旦卷入随时可能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回公公,昨天倒是从河里打捞起了两具尸体。”邓闲如实说道。

    汪直闻言瞬间站了起来,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质问道:“尸体在哪?是男是女?”

    邓闲被吓一跳,怯怯道:“回公公,是两个女的。”

    汪直闻言又松了口气,随即眼睛微微一眯,冷声道:“除此之外就没别的?”

    邓闲见汪直神色冰冷不由吓得微微一颤,脸上露出讨好的笑意,轻声道:“公公,这怀县就这么大块地,真要有什么怪事发生,肯定是瞒不过下官这双眼睛的。”

    汪直闻言后眉头微皱陷入沉思,难道督主并未在怀县段内被打捞起来,否是真的沉尸江低了??

    “咦,对了,我倒是想起一件有趣的事。”邓闲恍然道。

    汪直回神,冷声道:“说。”

    邓闲当即就将前两天长乐帮少帮主和副帮主被杀死在高树林一事说了出来........

    汪直听闻是一个女子时露出一丝失望,正准备打断邓闲的话时。

    “她们一共有三人,据说那男的会妖法,能吸食他人的精气神...”

    嗡!

    汪直神色大变,当即猛地窜出用双手将邓闲提起,急速追问道:“那男的此刻在哪?”

    邓闲被对方抓着领子抓了起来,顿时感到一阵窒息感,连忙道:“逃,逃了。”

    逃了?汪直嘴里低估,随即发现邓闲已经快喘不过气了,当即就一把松开了他。

    被松开后的邓闲贪婪的吸着空气,同时一脸的后怕,汪直冷冷扫视着他说道:“可有那三人的画像?”

    “有,有。”邓闲当即就唤人去取来了三人的画像。

    汪直拿着三张画像依次打开,第一张画像是个乞丐,第二张画像是个少女,当他缓缓打开第三张画像时...

    轰!

    汪直脑海轰鸣一声,顿时感觉呼吸都急促起来,督主,真的是督主?哈哈哈,督主果真没有死。

    邓闲小心翼翼的伺候在一旁,他见汪直打开第三张画像后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不由心底跟着震动起来,难道....

    “公公,难道这位就是陛下下旨寻找的人?”邓闲小心的问道。

    汪直心情大好,连带看邓闲也顺眼了很多,轻笑道:“告诉你也无妨,咱家此次前来,就是封了密旨寻找咱们厂公,而如今,总算是找到了,哈哈...”

    说完,汪直发出开怀的大笑,邓闲却是大惊,同时心底也开始害怕了,那个被通缉的男子就是奸宦???这怎么可能!!

    汪直发现了邓闲的神色不对,眼中露出一丝冷笑,问道:“邓大人这是什么表情,怎么,咱家寻到督主你不高兴??”

    邓闲被汪直的话吓得险些魂飞天外,当即就跪在地上,惊恐道:“没有,绝对没有,能平安找到雨公公,下官心底高兴的很,只是...”

    汪直眼睛一眯,冷声道:“只是什么?”

    邓闲当即就哭诉道:“雨公公竟然一直在我怀县,可我身为地方官员竟然都不知道,我,我真是该死,我竟然还下令通缉雨提督,下官罪该万死啊....”

    说着,邓闲痛哭流涕起来,汪直看在眼中,内心暗笑,他岂不知道对方心中打的小九九。

    “邓大人不必如此,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何况你也是依法办事,咱家相信督主得知后也不会责怪你的。”

    汪直嘴上这么说,可心底却冷笑,这一切都还得要看督主如何处理。

    “对,下官也是被蒙蔽了,我这就去下令,下令解除对雨公公他们的通缉...”说完,邓闲慌乱的就要走去处理。

    汪直微微思索后却叫住了他,轻声道:“别急。”

    “公公?”邓闲一脸的不解。

    汪直自然有他的打算,既然那长乐帮和飞龙帮都在起全力寻找着督主踪迹,那干脆就让他们尽力去寻找好了,而自己只需监视二帮的一举一动,一旦对方发现督主踪迹,他们也能免去一番艰难的搜寻...

    如果此时邓闲解除了雨化田三人的通缉令,长乐帮和飞龙帮一定会怀疑,说不定到时还会多生事端。

    ....................

    荒村,院子内。

    吃过晚饭后的三人又坐在院子里聊着天,王婆婆依然早早就入睡了,今日王婆婆心情大好,憋在心底的心结也终于解开了。

    小蛮儿看着满天的乌云,闻着山间的呼啸风声说道:“今晚没有星星耶,又在刮风,看来是要下大雨了。”

    “嗯,是呀。”药蝉衣看了眼天空,附和道,雨化田依旧那副淡漠的表情,他也不轻易搭话,就静静的坐在火堆旁。

    “冰坨子,你还没回答我上次的问题呢,你那天到底给我吃的什么药丸啊,还有那抹在手臂上的又是什么药?”药蝉衣盯着雨化田问道。

    雨化田眉头微皱,自从当日给药蝉衣服用了系统售卖的丹药后,药蝉衣的伤势短时间内就恢复如初,可同时也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昨日药蝉衣就追问过他,可他当时并未给她答复,原以为她不会再询问此事,可她显然还是惦记着这件事的。

    雨化田眸子一抬,对上药蝉衣的目光说道:“无可奉告。”

    药蝉衣一愣,当即就气鼓鼓道:“你?好,你不说我就天天问,看你烦不烦。”

    听闻药蝉衣的威胁,雨化田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

清逸文学http://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