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清逸文学 >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动手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十九章 动手

(PS:中国一寸都不让,一点都不能少!)
    两个人歇过一会儿之后,因为时间还早,便继续逛了起来。

    由于午宴过后,要在御花园中赏花、游湖。所以,王姒宝便放弃了御花园的方向,选择了另外一边。

    没想到却碰到了冤家路窄的几个人。

    “王小八,你怎么会和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待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王姒宝和林溪手牵手走在一起时,程璞瑜的浑身都冒着酸溜溜的泡泡。他在说这话时,大有捉奸在床的感脚。

    王姒宝看了看几个人,不欲多言。便拉了拉林溪的手说道:“咱们走吧,懒得和这几个人起冲突。”

    林溪也讨厌这几个家伙破坏了他和王姒宝之间越来越亲密的气氛。于是嫌恶的看了那几人一眼,便同王姒宝一起转身离开。

    看王姒宝要走,夏宜萱撇撇嘴,道:“哼!什么宝郡主?还不是仗着皇祖母的势才在宫里耀武扬威的。这里没有皇祖母在,见了咱们几个人,还不是吓的掉头就走。”

    林溪不忍别人欺负王姒宝,哪怕是逞口舌之快也不行,于是转回身想要替王姒宝出气。

    王姒宝拉了下他,语气十分平静道:“嘴长在别人脸上,人家愿意说什么是人家的事,何必跟人家一样逞口舌之快。那些都是无知的妇人,长舌妇才乐意做的事儿。”

    听了这话,夏宜萱怒气冲冲伸出一只手,指向王姒宝,“你说什么?你说我是无知妇人,是长舌妇?”

    王姒宝冷冷看了她一眼道:“我点名道姓说你了吗?顺便说一句,好家教的人是不会随随便便用手指着别人说话的。”

    “我是公主,用不到你来教训我。”夏宜萱气的直跺脚。

    王姒宝懒得理会,拉着林溪继续走。

    “王小八。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会和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在一起呢?”

    “你给我站住!”

    程璞瑜和夏宜萱几乎同时发话。

    王姒宝不耐的转过身,看了看几个人。其中有比王姒宝小半年的贤妃之子五皇子夏立言,还有永和长公主的嫡次女被封为县主,今年九岁的魏惜蓉。

    这几人平时没少在言语上挤兑王姒宝。

    王姒宝自觉自己毕竟有个成年的灵魂,虽然重活一世,让她的心理年龄不增反降。但是这种与小孩子斗嘴的幼稚行为却不是她愿意去做的。所以,除了挑些重点的地方去反击外,其余的时候,都选择了无视。

    但是这种无休无止的纠缠也会令人厌烦。

    王姒宝扫视一圈之后,说话的声音虽然软糯无比,但是语气却相当的冷:“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不要得罪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哈,自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似的。其实什么也不是。”夏立言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弹弓安上铁球做的小弹珠,瞄准了王姒宝,准备击打她。

    这也是夏立言经常在宫里为非作歹的惯用伎俩。

    要说夏立言他的命不可谓不好。永盛帝继位时已经年近四十。以前的他还是六皇子的时候,处处行事低调。后院中除了正妃秦氏和两个侧妃外,也就只有两、三个侍妾及三、四个通房而已。

    而且他在当年也不是那种过分流连后院之人,因此在他登基之前,也就只有一个嫡子、三个庶子和一个嫡女、五个庶女而已。

    夏明乾在登基后,只举行过一次盛大的选秀仪式用来填充后宫。

    其中永昌伯嫡三女任怀双因容貌绝佳,入宫之后颇得夏明乾的喜爱。不久就怀上了身孕,转年便生下了永盛帝登基之后的第一个儿子,也就是眼前这个五皇子夏立言。其母任怀双也因此坐上了贤妃的宝座。

    作为中年得子,又是夏明乾登基后的第一个儿子,夏立言自然很得自家父皇的喜爱。也因此养成了他娇纵、霸道的性子。成天在后宫中惹是生非不说,还常常以欺负别人为乐。

    最开始被欺负的对象只是些宫女、太监,渐渐的便开始欺负和他年龄相仿的公主或者是能够进宫来的一些皇亲国戚及大臣家的小孩儿。

    开始的时候也有人向皇上那儿告状,但是每次夏明乾都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处理方式。时间一久,众人皆敢怒不敢言。

    这样一来,夏立言在后宫更是到处横着走。

    如果是别人,哪怕是夏宜萱,对上王姒宝也只是敢逞口舌之快而已。但是夏立言这样的小霸王就是敢直接动手的一个。

    “嗖”的一下,一个小弹珠奔着王姒宝的面门袭来。

    夏立言在此道上可谓精通,毕竟这一两年来,他就是靠这个‘活的’。

    因此,在袭击王姒宝时,那是相当的有准头。

    “小心。”林溪一拉王姒宝的手,想要将王姒宝拉偏以躲过弹珠的袭击。这个弹珠如果真的打到王姒宝的脸上,那么很有可能会击穿王姒宝的面部。这样即使伤口愈合也可能会留下难以治愈的疤痕。

    这一招不可谓不阴狠。

    没想到王姒宝却不慌不忙,头轻轻一偏,轻松躲过了这次袭击。

    王姒宝对这一世的容颜绝对珍惜,欲对她毁容之人,那比想要杀了她还让她仇恨。

    因此不容分说,运起轻功,一个照面便来到夏立言跟前,王姒宝一只手握住夏立言还欲射弹弓的左手,另一只手则捏紧他同侧的肩膀。只听‘咔擦’一下,直接卸掉了夏立言的胳膊。

    夏立言“啊”的一声疼的大哭起来。看着王姒宝的眼神露出惊慌之色,这也太凶残了吧。

    程璞瑜上前阻拦,王姒宝则甩开夏立言,改为拉程璞瑜的胳膊,接着一个大背,直接将程璞瑜从她的肩上撂倒在地,掀起了层层尘土。

    眼角的余光看到夏宜萱手上拿着簪子想要扎她的后背,王姒宝则凌空旋转,一个飞脚踹向夏宜萱的心窝,将夏宜萱直接踹飞。夏宜萱呈一个抛物线的弧形重重砸在了地上。

    接着偏了一下头,看了一眼旁边目瞪口呆的魏惜蓉,王姒宝眯了眯好看的大眼睛。

    不待王姒宝有任何动作,魏惜蓉吓的噗通一声坐在地上,接着‘哇’的一声,跟着夏立言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王姒宝看着柔柔弱弱的一个小女孩儿,出手那叫一个干净利落。完全用武力诠释了什么才叫‘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真谛。

    看了看人仰马翻的几人,王姒宝走到吓的一边哭一边往后躲的夏立言跟前,端起夏立言被卸掉的胳膊向上一抬,再一次‘咔擦’声过后,夏立言的胳膊恢复了原位。

    “啊”的一声,夏立言疼的又大哭起来。

    王姒宝深知‘打人不打脸’的道理,只要不在表面上留下证据等着别人去指证,那么一切都只是小孩子家的把戏而已。

    现在从表面上来看,这几人没有一个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至少内里受到的伤害还不足以留下什么痕迹可循。只不过那种疼却是钻心的。

    王姒宝拍了拍手,走到林溪跟前,眨着乌黑水润的大眼睛看着他。如果这厮有一点害怕或者是有一丝厌恶的表情,王姒宝都不会再和他往来。

    没想到这厮却温和的一笑,伸出手来牵着她的手问道:“你没有伤到自己吧?”

    王姒宝也对他抱以一笑,糯糯道:“我还好啦。”

    “你是女孩子,今后这样的事放着让我来就好。如果你受伤,我会心疼死的。”虽然王姒宝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出手,看着很痛快。但是在皇宫,在别人的家里做这样的事难免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与其让王姒宝招惹麻烦,还不如让他来。

    “那你下次出手一定要比我快才行。”听了林溪的话,王姒宝的心里暖暖的。有一颗小种子破土而出,让王姒宝认定,这小子没准可以好好培养成自己将来的忠犬夫君。因此,她自己都没发现,她在说这句话时,有很强的撒娇意味在里面。

    “好。看来我要加倍努力练功才行,否则会被你落下的。”林溪宠溺的揉揉王姒宝的发顶。

    只要为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这两人在你侬我侬的增进感情。那几人要么不心甘,像程璞瑜,怎么就这样被王姒宝给打趴下了。要么就是绝对的臣服,像魏惜蓉,将来见到王姒宝绝对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要么就是怨恨加深,像夏宜萱,凭什么王姒宝什么都比别人强?现在还有个长的那样好看的男孩儿只围着王姒宝转。要么就是摇摆不定,一方面惧怕,一方面又是崇拜的,像是夏立言,这宫里还没有人敢和他作对的。没想到王姒宝居然这么厉害。

    主子们之间的变故只是在段瞬间内发生,一众宫人吓的目瞪口呆。都忘了上前帮各自主子了。等他们缓过劲来才暗暗舒了口气:还好,几个小主子都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

    要说这次还多亏人家宝郡主手下留情,不然只要有任何小主子受了重伤,他们这些个奴才能不能活着都不好说。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主子犯错,跟着侍候的人势必要代替主子受罚。王姒宝这一次也算是间接救下了这里所有奴才们的一条命。

    只不过现在还没人知道,他们的好运并没有持续多久。

    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清逸文学http://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