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书库 排行 繁體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番外九

(PS:中国一寸都不让,一点都不能少!)
    “你要知道,”王姒宝语重心长道,“我之所以帮你去劝你娘,是因为你娘那时被你气得半死不活的,而你又因为上火满嘴起大泡。我从来就不是因为别人如何,只是因为你们是我的亲人才会插手。”

    “侄儿知错了。”王栩惭愧地低下了头。

    说起来,在知道王栩执意要娶一个村姑时,家里简直是不可置信,反对声一片。他们家是什么样的人家?难道是连媳妇都娶不上了才会要娶一个村姑吗?他们家难道就不要面子吗?

    这其中反对意见最大的当属王栩的娘赵氏。见怎么都说不通王栩,赵氏更是气得当场就昏了过去。随后又是绝食,又是断绝母子关系的,没有办法,王栩只好去找了王姒宝。

    “说吧,你为何执意要娶一个……呃,和咱们家相差如此悬殊家庭的女子为妻?”王姒宝不是瞧不起村姑,只是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是如何认识的?那人又有何过人的长处,才让王栩宁可与家人反目也要娶她为妻?

    由于王栩人品、相貌及家世等都摆在那里,这不得不让王姒宝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某种阴谋论,王栩不会是被人给算计了吧?

    “她很好。”王栩吭哧半天道,“她真的很好。”

    之所以他和于灵芝会有交集全因为一碗水。某一日王栩去韶京京郊某一村田间观察农作物长势,忽感口渴,于是决定就近到一户人家要水喝。那一家不是别人家,正是只有兄妹二人相依为命的于家。招呼王栩的也不是别人,正是有着村花之称的于灵芝。

    之后王栩便隔三差五到那个村,还总是以要水为名去接近于灵芝。

    起初于灵芝并不知道王栩的真实身份,但在遇到这样一个如玉般的少年郎时,自然也是倾心不已。虽然见王栩谈吐不凡猜测他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但直到某一日家里来了一位极其尊贵的女子,她才知道王栩的身份会那么尊贵,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别说王栩会一见倾心,就连王姒宝第一次见到某村花,发现她不但长得美,还有别于大户人家的*,看着很清新、很淳朴。说话也很爽朗,有问必答,不卑不亢。

    虽然是出身低了些,家里穷了些,但好在人本分,家里又没有什么极品亲戚,就只一个哥哥。因此,王姒宝对于王栩的这个选择算是默许了。回去后先是劝了蒋氏,随后又去劝了赵氏。

    虽然不知道王姒宝和赵氏说了什么,但赵氏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桩差距甚大的婚事。

    于村花原本以为自己能给王栩当个妾室就不错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成为锦鲤本鲤,最终出乎意料嫁给了王栩做他的正妻,得知消息的当场就喜极而泣。

    说起二人的婚事在当时很是轰动,更因为新娘子没带任何嫁妆进文国公府,被人好顿笑话。好在王姒宝随后赏赐了不少物件,还封了于灵芝与王栩同品阶的诰命,才让于灵芝挽回了些许的颜面。

    要说为何王姒宝和王栩不事先给于灵芝一些物件充当嫁妆?因为这是赵氏提出的条件之一。

    于氏可以嫁入文国公府,但却不能拿文国公府的东西去接济娘家,更不能将文国公府的东西据为己有。如果王姒宝和王栩给了于灵芝东西做嫁妆,那些东西可就属于于灵芝本人相当于人家婚前财产,因此在这一点上,赵氏强硬地制止了。

    能娶于灵芝为妻就好,王栩答应了赵氏提出的所有条件,自然不差这一条。而王姒宝是能劝动赵氏就好,她在当初对于灵芝也没有任何感情,因此也不会违背了和赵氏之间的约定。

    说起来于灵芝当初也是个硬气的。王栩只是稍微透露了一点,她就很明事理道:“我能嫁给你做正妻就已经是八百子烧了高香。我家本来就穷,如果真给我弄一些嫁妆冲门面,别人恐怕会更加笑话我。这样挺好,最起码我心里很安稳。”

    往事言犹在耳,但谁成想几年后,一切都变了,变得王栩越来越接受无能。

    “说起来于大海娶了张氏也有你的功劳。”王姒宝冲着王栩道。

    “我的功劳?”王栩不解,“也不是侄儿让内兄娶的那女人啊!”

    “怎么就不是你的功劳?”王姒宝一挑眉,“如果他不是你内兄,你以为张氏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会嫁给他?你可不要忘了,于大海在你娶他妹妹前可是过了二十,还没能娶上媳妇的人。”

    “也……是。”原来一切事情的根源全在于他娶灵芝。王栩有种自作自受之感。“那现在要怎么办啊?”他苦着脸向王姒宝求救。

    “你回去后就说是我不同意。”王姒宝道,“有什么事让他们夫妻两个来找我。”

    “他们要是敢来找您早就找了,也不至于来磨我。”

    “那你想怎么办?”王姒宝问。

    “难道就不能答应吗?”王栩试探地问道,“我那个好大嫂可是说了,如果不答应的话,她就和我内兄赖在国公府不走了。”

    于大海本身是个好的,这在成亲前就得到了印证。可等他和张氏成亲后,因为惧内、怕惹张氏生气,才让本就飞扬跋扈的张氏变本加厉。他自己处处妥协也就算了,还把一个又一个的难题抛给于灵芝,抛给王栩。一次两次还好,这次数一多,别说赵氏意见更大,就连王栩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假如你答应了他们这次,那么以后呢?”王姒宝好笑地看向王栩。

    “当然不会再有以后了。”王栩说这句话时,就连他自己都不信。

    “栩哥儿,”王姒宝不得不再次提醒王栩,“凡事不能一味的容忍,不然你和于大海又有何不同?”又道,“家里人对于你和灵芝的容忍也不是有限的,我也只能言尽于此。”

    “小姑姑,我,我让您失望了。”

    “你让我失望不打紧,但是扪心自问,这些年你过得开心吗?灵芝她又过的好吗?”王姒宝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似乎做了一个错误决定,她也该反省下才对。

    “我……”

清逸文学http://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